首頁
她與梨花共眠免費閱讀
排行

她與梨花共眠免費閱讀

分類: 其他
更新: 2024年06月24日

我時常會想起那個粉雕玉琢的瓷娃娃,她有著葡萄般的大眼睛和白中泛粉的肌膚,藕節般的小胳膊上紮著留置針,我去看她時會驕傲地給我背誦剛學到的古詩,即使麵對艱難的化療也從不輕易哭泣。那次事件後,有人聯絡了媒體,阮子鬱母女的困境被刊登在本地的報紙上。我不知道是迫於輿論壓力抑或終究血濃於水,阮子辰最終同意了骨髓捐獻。11月,手術順利進行,所有人都很振奮。手術後第四天,孩子開始持續發燒,肺部出現嚴重感染,各種抗生素的嘗試也宣告失敗,我注視著她生動的五官逐漸褪色,猶如一個拙劣的石膏雕像般毫無生機。感恩節那天,她奇蹟般地恢複了活力,吵著要玩心愛的玩具汽車,阮子鬱激動地跑去商場買來了好幾個最新款,我坐在床邊給她讀童話故事,我們燦爛地笑著,眼淚在心裡流。淩晨2點,她無聲無息地走完了短暫的人生旅程。阮子鬱怔怔地看著她幼小的身體被送入太平間,既不撕心裂肺地哭嚎,也不怨天尤人地咒罵。阮母在一旁冷冷地說,這就是命,早叫她彆折騰了,費了半天勁不也是這個結果。,我問阮子鬱,真的不走了嗎,就在這紮根了?她笑著反問,不然還能怎麼辦?小時候看到海市蜃樓,就以為自己真能走到那,其實,在哪活著都一樣。她燙了波浪捲髮,臉上的妝容一絲不苟,精緻的套裙取代了從前的襯衫,身材也愈發豐滿,身上總是散發出混雜著化妝品和香水的脂粉氣。每個月,我們都約著去郊區爬山,她會拿出日常攢下的化妝品小樣,一股腦地塞進我包裡。陳凱不時去外地出差,阮子鬱提出幫他照顧孩子,一來二去,兩人竟相處得如母子般親密無間。我看出陳凱的兒子對這個表姑有著天然的好感,問他為什麼,他略顯羞澀地說,表姑漂亮又溫柔,我們聽了都忍俊不禁。,刑警隊給我打電話那天恰是初雪時分,小城公交停運,厚厚的積雪在人們的踩踏下逐漸被汙泥沁染,地上流淌著棕黃色的固液混合物。我踏著一地泥濘走在通勤路上,手機鈴聲響起,一個冰冷的男聲傳來,伴隨著耳鳴和眩暈感,他的話語在我腦海中愈發支離破碎。我失魂落魄地闖進公安局,無論如何也無法將麵前冰冷的屍體與那個幾天還前撒嬌般讓我陪她一同去海南過節的阮子鬱聯絡在一起。不一會兒,陳凱也趕來了。我們被告知她死於一場意外事故,昨夜她與同居的男人爭執起來,男人喝了酒情緒激動,一把將她推倒在地,她倒下時後腦偏巧磕到了桌上的花瓶,男人呆愣了一宿,今早前來自首。阮子鬱母親已改嫁到外地,多方聯絡未果,警察隻好翻遍了她的通訊錄,找到聯絡最多的我和陳凱兩人。我如同一個提線木偶般回答著警察的問話,心中五味雜陳,這才明白人在悲慟到極點時是哭不出來的。。

她與梨花共眠免費閱讀最近章節
易輕塵紙著作品大全
熱門推薦
  • 少年林軒,靈脈破碎,遭人欺辱。偶得神秘小劍,開靈脈,練神功,悟無上劍道,衍化攻伐聖術! 一劍星辰滅,一劍神魔驚,一劍在手,一世狂神!
  • 窮學生陳軒,無意中獲得絕世邪醫傳承,習得醫道聖手,開啟透視神瞳,從此縱橫花都,恣意風流!美女總裁、清純校花、絕色女明星……各路極品美女紛紛而來,陳軒表示我全都要!
  • 他本是一國神帥,卻為愛退隱都市,甘為庶民。 大婚之上,未婚妻卻對他肆意淩辱,甚至退婚! 一怒之下,他轉身娶走伴娘,肅穆道:“我本神帥,財權無雙!”